资讯《巴比伦柏林》S4E11:各怀心思
首页资讯豆瓣影评《巴比伦柏林》S4E11:各怀心思

《巴比伦柏林》S4E11:各怀心思

接连两集的高潮过后,本集在大结局前阶段性地给出了许多重要的进展与铺垫,“黑帮线”与“宝石线”相继收尾,已经扶正的“时政线”也迎来了不少意料之外、情理之中的反转。

我们都已知道了未来的终局,但一时的成败却是最难猜的。

余 波

柏林黑帮头目们死了个精光,一石激起千层浪

即便尸体被挪走,凶案组的办公室里依然一片狼藉,格里安就着这气氛写完了辞职报告,准备引咎辞职,结果上级领导佛陀也急着要担责,他是直属上司嘛,自然也责无旁贷。

两个人还没表完态,格兰兹辛斯基局长进来了,他拿出报纸祝贺了大家,这次“意外”的社会反响极好,媒体说柏林警方开展了一项行动,把黑帮一网打尽(虽然黑帮死于自相残杀,但警察功不可没),还把首功记在了格里安头上。

黑帮秘密聚会发生变故的事这么快弄得人尽皆知,看来埃德加及时放出了风声,甚至还帮忙提供了通稿……

相比起不接受如此“丧事喜办”、想发声明澄清的格里安和佛陀,“哼哈二将”亨宁和柴温斯基显得很高兴,就差没大笑出来了,这才是正常人的反应。

局长劝格里安两人别那么认识死理:媒体喜欢我们,市民感激我们,政客们也很满意,干嘛还自找不快?虽然方法不太理想,可这不达成了我们所追求的“安全与和平”的目标了吗?

为什么硬要分对错,直接看结果不好么?局长直接下令“你们俩别多事了,辞职报告都撕掉”,算是为这起事件盖棺定论了……格里安不得不在“脸上笑,心里苦”之中成为了众人眼里的扫黑英雄。

事后,埃德加找上格里安,不顾他的抗拒和傲娇,表示“我依然会实现承诺”。

格里安嘴上不说,但沉默证明了他的心动。

为此,格里安还专程去找神父倾诉了自己的阴暗想法,他直言“哥哥是恶魔,他虐待我,摧毁了我的灵魂”,同时,格里安也承认了是因为自己有愧,才给了对方施暴的机会。

格里安没有隐瞒希望杀了哥哥的想法,他甚至幻想了自己在实验室里亲手杀死施密特的场景,可以说非常具体。

神父当然只能强调暴力是罪过,并说明“宽恕和爱是通往救赎的道路”,希望格里安可以回头是岸。

在说出更多秘密之前,格里安急忙跑了……但最后究竟该怎么做,他心里已有了答案。

博姆带着家人来到了“新房子”里,并打算添置一批新家具,一脸翻身做主人的春风得意,妻子希尔德质问他到底怎么回事,博姆不自觉地开始了一段令他心惊肉跳的回忆:埃德加手下找上他的时间比较早,他悄悄提供了全套内应服务,包括拿出部门平面图、带枪藏枪、配会议室钥匙等等。

假如没有博姆的协助,埃德加根本无法实施他的计划,他才是一锅端黑帮头目的最大“功臣”。

但这份“功劳”注定是不能讲出来的,博姆都不会羡慕格里安得到了英雄的殊荣……

博姆只能安慰妻子和孩子要往前看,自己与黑帮勾结还大赚一笔的秘密他要烂在肚里一辈子。

埃斯特尔又带着两孩子来祭奠埃德加,现在他连瓦尔特都失去了,彻底失去依靠的她非常伤感(虽然之前在闹别扭,但人死了是两回事)。

没一会儿埃斯特尔发现,两个孩子不见了,而本该死去的埃德加却出现在了她面前。

埃德加也不顾埃斯特尔能多快消化这个消息,没三两句话就开始劈头盖脸地骂她薄情寡义,对自己没有爱,还顺利地让瓦尔特那个叛徒鸠占鹊巢,现在又来玩假惺惺的一套。

埃德加一股脑儿把怨气发出来之余,埃斯特尔也回过神了:原来一直是你在暗地里捣鬼,现在报复成功了,还想怎样?

埃德加已经知道埃斯特尔要离开了(说不定还是他促成的),对此他不会阻拦,但两个孩子得留下和他在一起,埃斯特尔下跪央求都没用。

很难说埃德加对埃斯特尔到底还有没有感情,一方面,剥夺了她母亲的权力是一等一的残忍,可另一方面,让她毫无牵挂地去好莱坞发展,又是给了她彻底的自由……这个答案,只有埃德加自己知道了。

真 相

韦格纳向阿尔弗雷德和黑尔嘉宣读了安娜玛丽的遗嘱,老太太把所有家产都留给了儿子,不管平时再怎么不满,原则上她确实是爱孩子的。

顺便提一句,黑尔嘉也跟着阿尔弗雷德染了白头发,摆出了“和丈夫一起浪”的模样,“尼森家新任女主人”心态捏得死死的。

不过,安娜玛丽在阿尔弗雷德结婚后修改了遗嘱,儿子要继承遗产得满足一个小条件:必须安葬她。

这本来不是什么问题,偏偏卡住了阿尔弗雷德:为了不惊动媒体和警察,他直到现在都没去沉船里找尸体,可没有死亡证明,遗嘱就无法生效,总不能真按条款要求等10年吧?

得嘞,那就去捞遗体吧——结果船上没找到安娜玛丽的尸体,有可能涨水后是飘走了,更有可能老太太还活着

阿尔弗雷德已在谐星道路上一去不复返了,此时他已默认自己是新家主,他可不会被母亲的一纸遗嘱给困住。

一旁的韦格纳受够了:他把蓝宝石藏起来,本意是要避免往日仇怨找上门,同时还想利用此事让一切都回归“正轨”,结果现在却彻底失控……想终止这块破石头继续带来厄运的唯一办法,就是把它送出去。

韦格纳带着蓝宝石找上雅各布,要求面见绑架者,第一集结尾他就偷听了雅各布打电话,整件事是如何发展并失控的他最清楚。

夜晚,韦格纳来到酒店,确认埃伯的父亲是摩西后,他交代了1915年时的真相:老尼森只是个享乐主义者,他妻子安娜玛丽才是掌舵人,当时疏于打理的尼森公司濒临破产,就在安娜玛丽决心采取行动时,老尼森向她展示了那块蓝宝石。

看来老尼森和摩西的关系确实不错,摩西打算把蓝宝石放到柏林的犹太教堂去,这与他的“遗愿”一致,此话惹得雅各布直勾勾地盯着埃伯暗示“我就说嘛”

这段以剪影动画形式表现的回忆挺有意思……那一天,安娜玛丽悄悄拿走了蓝宝石,并派人炸毁了船,摆脱了无能的丈夫以及所有债务,摩西等其他无辜之人也跟着一起陪葬了。

尼森集团今日的繁荣,都建立在那次偷窃杀人上,而韦格纳也正是在那年成为了安娜玛丽的秘书。

敏锐的埃伯已经猜到了,当年那个炸船的穷光蛋就是韦格纳(这能解释韦格纳在这次事件中的种种行为),韦格纳无法否认,交出蓝宝石并引颈待戮时,埃伯却放过了杀父仇人。

埃伯最终选择了宽恕,又或者说他觉得淹死安娜玛丽这个祸首后就算报了仇——问题来了,倘若埃伯没有放过安娜玛丽,那老太太是否被别人救了呢?

接下去,埃伯就该考虑如何处置传家宝了。

调 转

猎枪在较远距离下的杀伤力确实不行,玛丽被抢救过来了,当然,这也与她得到足够输血和年富力壮有关。

温特来探望时告诉了泽格斯真相:你女儿中枪不是因为狩猎意外,而是制止了一场针对我的暗杀,至于是谁干的,我会查出来。

明知玛丽也参与了暗杀计划,温特还是给了她“英雄”和“救命恩人”的称号,做事相当稳妥,也给足了泽格斯面子。

不过,温特一见玛丽后不整虚的了:别不承认你受人指使,告诉我名字和地点,要么继续做英雄,要么做众叛亲离的罪人。

温特很清楚玛丽所能扮演的角色以及她的处境,她身后无非就是些“赤红”的人,搞暗杀这种见不得光的手段,关键时刻还失败了,没人会出来保玛丽。

在温特的逼问和胁迫下,玛丽把奥斯卡·库拉宁交代了出去,温特一度不信——看来大家都知道玛丽有这样一位男朋友——直到玛丽交代了他间谍的身份。

虽然杀温特是弗尔肯的意思,但玛丽更怨恨辜负自己库拉宁,现在把他丢出去是个两全其美的做法,即对温特有交代,又不算完全背叛布尔什维克……如果库拉宁确实是叛徒的话。

大多数秘密是经不起细查的,温特稍微一查,就发现库拉宁很可能是苏联特务,不过他更奇怪,为何偏偏在他们火箭技术刚有实质性进展的时候,对方派了个新人过来。

温特认为这不是巧合,苏德之间是有协议,但火箭对任何外人来说都是秘密,对方有足够的动机来打探。

趁着一起去尼森庄园看火箭的机会,温特向泽格斯说了玛丽的事:你女儿爱上了敌国特务,最近有什么古怪的事发生嘛?随后,泽格斯便说起WH808号文件被调包的情况。

格雷戈里乌斯还挺细致的,那个小瑕疵果然被发现了……鉴于国防会议本身不是啥秘密,出现这样“针对性极强”的窃密事件,玛丽身上的嫌疑更大了。

话说到这份上,大家心里都大概清楚怎么回事,温特这时摆出了一副打算追究、严惩不贷的样子。

话说的虽重,可最终选择权却留给了泽格斯,温特真打算追究到底就不会这样做了,可见他本质上还是想让将军欠自己一个大大的人情。

当务之急是抓紧追查库拉宁的下落,不能让他把机密文件带离德国。

只不过,温特以及其他人都认为库拉宁会把文件带回莫斯科,只有玛丽认为他的立场可能已经变了。

接下去,阿尔弗雷德向温特和泽格斯介绍了新型火箭“普罗米修斯”,这种火箭具备远程打击能力,号称可以打到伦敦和巴黎,纽约迟早也够得着。

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,尼森集团(德国)在秘密研发新式武器的消息被泄露一点都不奇怪,随之受到觊觎也很正常——WH808号文件上记录的火箭对庭审来说只是个添头,可对库拉宁上级等其他人来说则是主菜。

入夜后,弗尔肯潜入医院找到了玛丽,先教训了一顿对方的叛变行为,玛丽也承认自己做不到,不过她表态依然愿意干革命。

玛丽的这些话都是真的,但买账与否的选择权在弗尔肯手上。

照理说,立场不坚定的叛徒应该除掉,但现在情况有些特殊:一方面,玛丽对库拉宁的判断是正确的,弗尔肯已查到了他计划逃跑的叛变行为,另一方面,玛丽的身份确实大有用处。

所以,弗尔肯现在不得不留着玛丽将功补过,光靠他们自己的力量,还真的没办法抓捕库拉宁。

玛丽一听乐坏了,这个命令才对她胃口,不仅可以光明正大地对付负心汉,还能同时对弗尔肯和温特有所交代。

不过WH808号文件她还是打算交给弗尔肯,这也证明了她真正的立场。

蓄 谋

夏洛特无意间看到了拳击手胡克利·托勒曼的海报,想起了这位同父异母的哥哥,胡克利也是第三集里出现过的陪练拳手舒尔茨(我当时也觉得是一个人,只是因为没用同一个名字才不确定)。

夏洛特的“认亲欲”立刻上来了,于是她又熟门熟路地假冒记者打电话预约采访,开始了寻亲之旅。

见面地点选择了杰克的小酒馆,对夏洛特言听计从的备胎杰克,忍不住问起了夏洛特感情问题:知道你谈对象了,可你为什么不和人在一起呢?

夏洛特终于说出了原因,“我不喜欢缠着男人”,她更乐意保持距离感——又或许夏洛特感受到格里安还没准备好,她更愿意自然而然的水到渠成,而不是刻意去追求感情。

大概是夏洛特的洒脱与坦诚击碎了杰克的幻想,他突然向夏洛特收啤酒钱了。

杰克终于出息了,他意识到自己永远得不到夏洛特这种“奇女子”的心,一时灰心之下,开始和长期吃白食的夏洛特明算账了。

两人正掰扯呢,胡克利来了,看杰克老实服务的模样,估计想摆脱对夏洛特习惯性的关照没那么容易……

夏洛特和胡克利决定从头开始说起,这场相认应当会比较顺利。

斯坦尼斯回到了冲锋队驻地,格里安向他介绍了出狱归队的侄子莫里茨,斯坦尼斯立刻想起了莫里茨杀警的事迹。

尽管莫里茨是出于“自卫”杀了警察瑙曼,可瑙曼毕竟也是一名冲锋队员,冲锋队内部完全能再次追究,格里安说明“宣判无罪”多少有点替侄子求情的意思。

这件事可大可小,毕竟瑙曼更多是在替白手套干活,斯坦尼斯很快就表态不予追究了,还对莫里茨的行为表示了理解和赞赏。

这点面子还是要给格里安的,斯坦尼斯要是连如此驭下之术都没有就不用干了。

斯坦尼斯转头与格里安讨论起了正事:被关在牢里让我想明白了不少东西,现实取决于叙事,戈培尔已经展示了宣传的力量,咱们为什么不可以如法炮制呢?

随后,斯坦尼斯把准备攻击《进攻报》编辑部的打算告诉了格里安,一周后希特勒要外出,正是占领整个党部的好时机,到时候他们把生米煮成熟饭,希特勒就没戏唱了。

斯坦尼斯安排格里安尽可能拖住警察,并同时指挥B分队接管《进攻报》编辑部,自己已准备好了一份新报纸,到时候直接大批量印刷发行,事儿就成了大半。

且不论这个计划是否异想天开,斯坦尼斯这是把最大最重的“首功”交给了格里安,足见他对格里安的信任,开始的两三小时至关重要,格里安将直接决定行动的成败。

莫里茨在家里泡澡,听到了格里安和局长进来的声音,他没听到具体的交谈内容,但听出了格里安要终结纳粹党的企图。

格里安应该不清楚莫里茨在家,毕竟侄子有过偷偷在他家洗澡的前科,而且他也没有专门演这场戏的必要

我所敬仰的叔叔居然是内奸和叛徒,这还得了?莫里茨赶紧去通知了斯坦尼斯,正好斯坦尼斯对他有印象,这又增加了莫里茨爆料的可信性。

莫里茨这次告密可能要起反效果了,因为警方的最终目标是搞垮纳粹党,短期内说不定还会继续帮助斯坦尼斯成事,斯坦尼斯知道格里安的真实立场后肯定会重做打算,再加上温特、党卫队等人和势力的存在,《巴比伦柏林》第四季大结局的“夺权战”必然会变得非常混乱,并充满各种偶然性

本文由网络整理 ©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上一篇
《您好,北京》发布特辑 导演曹茜茜分享创作初衷
下一篇
舞台之上

评论

共 0 条评论
还可以输入200

    当前暂无评论,赶紧抢个沙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