资讯交社团作业

交社团作业

优秀的纪录片都会让我思考所谓的“纪录片价值”,而《排骨》的动人之处,或许也同样就在于它粗糙的外壳下人性情绪的细腻。“排骨”是“后千禧一代”大陆影迷真实状态的写照,娄烨和贾樟柯等第六代导演用手持DV书写故事,无数像排骨这样的盗版碟贩子不断传述着——排骨自己看不懂那些艺术片与先锋电影,但又实实在在地参与了零零年代大陆迷影场景的组成。

改开的时代背景破除了信息交流的地区与阶级障碍,DVD不仅仅是影像传递的载体,更打通了排骨等农民出身的、未受足够教育的人群与中产的、有良好艺术品味与追求的人群之间的阻隔。这是那个时代所特有的,其实也是把排骨这样的一类人推到了一个尴尬的位置:受到乡土人际与传统思想的牵绊,又受到的当代文化“开化”与新潮观念影响的状态。所以,他有爱情需求,却给婚姻圈出了物质定义;他向往自由爱情,不满老家人对黄头发颇有微词的“封建思想”,却又给自己划定了社会定位与阶级角色,自言“像我这样层次的人,是不会有爱情”的。这是接触到社会的参差后一种“务实”的自我认识吗?可是当他与失恋的朋友在一起时看似超然于爱情之外的言谈,和死守手机等一条短信回复的痴态却又形成了一种对比。排骨其实和其他人也没有什么不同,所谓“像我这样层次的人”的话语,或许与那些超然于爱情之外的言辞一样,只是在伪装成熟与务实之下,依旧有仰望理想的渴求。

© 本文版权归作者 Doomball 所有,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。
本文由网络整理 ©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上一篇
《长津湖》:本应该成为细腻质朴的好电影
下一篇
得不到的更弥足珍贵,没有遗憾的人生本身就是一种遗憾

评论

共 0 条评论
还可以输入200

    当前暂无评论,赶紧抢个沙发